【浙江日报】名中医“超然”离世 留“精诚”温暖人心
信息来源: 时间:2017-04-06

本报杭州45日讯 (记者 陈宁 通讯员 于伟) 45日,清明刚过,暖风轻柔,拂过浙江省中医院门诊楼前的几枝细柳。一天前,罹患胃癌晚期的省级名老中医柏超然因并发症去世。

  不能妥协的,是看病

  追思故人的时节里,在柏老工作半个多世纪的省中医院,他的同事和主管医生向记者回顾了这位老中医的最后时光。

  “没有什么比病人更重要。”是这位老中医定格在医院同事心中的记忆。

  住院治疗时,柏老在11病区27床,但省中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中医师陈群伟“很少在查房时间看到他”。因为柏老在住院期间,仍坚持开方坐诊,看病治人。

  体重下降、食欲下降、血液白蛋白指标下降……生前一个月,柏老的身体状况频频亮起“红灯”,陈群伟和主管护士劝过多次,但始终都“拗不过”老人:“你们得让我去看病。一到门诊,我的心情就舒畅了,身体也不难受了。”

住院后十多天,柏老偷偷递给陈群伟一封手写感谢信:“谢谢你们的精心调治,周一、二、三上午我出门诊,周一下午准时输液。”在记者面前,陈群伟掏出这封字句之间流露真情的信,几度哽咽。

  “他是靠意志力在撑。”321日,柏老最后一次长达10小时的门诊过程中,他委托陪诊的儿子向陈群伟要了半粒吗啡止疼,“这是他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妥协。”

  始终坚持的,是挚爱

最后一次门诊后不久,医院眼科老主任张珏在病房见到柏老。“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,只能用眼神交流。”与柏老共事近30年,她很了解这位老人,“犟脾气。他对一生所爱坚持得近乎顽固。”这种坚持,也伴随着柏老度过了最后时刻。

  柏老走后,在他的床头柜旁,家人整理出整整一摞唐诗、宋词。住院期间,只要一有空,他就坐在病床边,举着放大镜对准书本认认真真看起来。

  半个月前,记者随同柏老看完最后一次门诊后,老人在病房接受采访。刚下门诊的他难掩疲惫,但他依然双手撑着床沿,坐得笔挺,精神矍铄。

  这就是柏老,对自己的要求都到了极致。

  打动人心的,是精神

  阳光、开朗、正直,柏老把这样的形象一直保持到最后。病中每次出诊前,他也一定穿戴整洁,精神抖擞。要不是日渐消瘦的双颊,“几乎看不出这是一个病人”。

  与柏老相处的一个多月,陈群伟和护士们无不被老人的精神打动。陈群伟说,孙思邈对医者有一段朴实的描述:“若有疾厄来求救者,不得问其贵贱贫富,长幼妍媸,怨亲善友,华夷愚智,普同一等,皆如至亲之想。我想这也是对柏老精神最好的诠释。”

  在门诊室,张珏掏出手机拍照留念。一旁的护士嘱咐,不要碰里面的东西。柏老走了,尽可能地将这里维持原样,仿佛“他从来不曾离开”。

  张珏的手机里,一个省中医药学会眼科分会的百人微信群中,从早上贴出讣告到现在,给柏老的留言与祝福一直没有间断。